「台灣終於又出現了一個電影詩人。」by 金鐘編劇吳洛瓔

 

就在曖昧萌芽的瞬間,他們悄悄發現,愛情不再需要拐彎抹角,
  於是,愛上一個人變成一件快樂的事。』


11/30 甜 秘密 要上映了.....
沒看不是可惜而已,是你跟自己的誤會,會越來越大。

台灣終於又出現了一個電影詩人。
儘管他說,我沒有寫詩,我在拍喜劇。這是極有才華的導演許肇任。
昨天去看了試片,看完有一種終於看到一部『電影』的感覺。

片中出現了一本書,非常神秘的線索指引電影詩與內在文本的相互折射。

那本書是老文青辨認彼此的符號,那是一個刺青,
當你與另外一人相合成一個圖騰,那就是愛情。
這個秘密太美,我要留待上片後和看過這部電影的我輩分享。
只能先摘錄書中一段話:


  「對愛情我是怎麼想的?
    ──實際上,我什麼名堂也沒悟出來。

   我確實很想知道愛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,
   但作為一個當事者,我所能看到的只是它的存在,
   而不是它的實質。

   我想弄清楚的東西 (愛情)恰恰正是我書中談論著的東西。
   當然可以作點反思,但這反思卻放在一連串的形象裡,
   結果也就悟不出個所以然來----
   我被排斥於邏輯之外,
   哪裡還能好好思考。」
 

金鐘編劇吳洛瓔寫於2012.10.31
 
 

甜˙祕密11/30上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